苏珩的刘海

这是原先的仙门世家瓜子群(语C群),我们又被tx安排了,群又被封了,十分欢迎各位新老成员加入。另外忘机琴,岁豆儿,魏娜娜实名通缉以前群里的裂二冰还有温宁小天使,你的辣辣十分想你想的茶饭不思还胖了三斤。蠢箫你快回来老子宠你,你要是认为我要对你耍流氓我也不反驳的,找不到比你更蠢的箫了,走丢了都不知道回来,岁豆儿找你好多天了。
(PS:关注我的小可爱们若是不喜欢就请取关吧,我懒癌晚期无药可救几个月都不带更新的,抱歉抱歉)

蠢箫你看到这个了一定要回来

叁算:

来宣群的……占tag致歉
前一个群被封了,现在急需老人回归!新人再来!
可水聊,可约戏,可找cp,官配不拆,其他全看撩攻【江澄澄有我了你们就别想了】
注意:“皮被占就退的人别来,不想长期留下的人别来,经不住事的也别来”
没啥规矩,单身的等调戏

Today,I feel close to you

今天七夕节,我要陪对象(っ╹◡╹)ノ❀,就不更新了




























哈哈哈哈我骗你们哒

更的很少很少……写的也很差……等我有时间了再改改……然后祝大家七夕快乐( ´∀`)ノ

        八月刚立了秋,俨城却依然酷暑难耐。
        火辣的阳光公平公正的照耀着大地的每一个角落,照得人心烦意乱心焦气躁。
        不过即使心焦气躁,该上的班还是要上的。
        苏珩是俨城最大的酒店——宸苑的大堂经理。每天两点一线,酒店公寓来回跑。
        大堂经理由前厅部经理秦和悦直接领导,酒店出了任何差错秦和悦都会直接找苏珩负责。下要监督和管理酒店的主管领班还有员工,有时候遇到没做好本职工作的下级,难免会使用一些严厉的手段从而招人记恨。很容易就搞得里外不是人。
        高不成低不就最容易招人嫉恨,偏偏苏珩又遇到了一个心眼小又不愿意服从管理的主管纪冬。这人仗着自己和宸苑股东有那么点亲戚关系,偷奸耍滑以权谋私的事没少干,最爱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和他相处过的人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
        在前任大堂经理因为身体问题离职之前,纪冬和苏珩本同是宸苑的主管,纪冬自视甚高 ,觉得自己有大才能能干一番大事业。他比苏珩工龄长经验足,所以自认为大堂经理这个职位会是他的。然而秦和悦因为他的人品问题,力排众议选择了性格能力都好的苏珩来做大堂经理,所以纪冬一直觉得是苏珩抢了自己的位置,对苏珩明里暗里各种刁难。
        这天中午秦和悦刚结束手里的工作准备吃饭,秘书许未夕就敲响了经理办公室的门。“经理。”
       “请进。”
       “秦经理,出事儿了,刚才苏经理身边的瞿助理打电话给我,说纪主管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在一楼会客厅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着苏经理破口大骂,杨主管她们拦都拦不住,因为刘总的关系又不好叫保安,现在纪主管还在会客厅闹呢”
       “纪冬在会客厅骂苏珩?他又发什么疯了?会客厅是什么地方,轮得到他胡来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天到晚只会给公司惹麻烦。”秦和悦说完忙起身往外走。
        许未夕跟在她身后回答“您过去看看吧,我听小瞿说现在苏经理情绪很不好,也不知道纪主管骂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难听话,也不知道苏经理是不是哭过……我看他眼睛都红了,但是按苏经理的性格和涵养是万万不会骂回去的,所以只有一个人生闷气……”
        二人从九楼的经理办公室到一楼,刚下电梯就碰上了宸苑的老板陈皓。
       “陈总好”“陈总好”秦许二人向他问好。
       “嗯,你们好”陈皓刚和一位好久不见的朋友通完电话,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他的心情甚好,眼里语里都带着笑意。
       “陈总到这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呢,好让我们做做准备。待会若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陈总请一定要多担待啊”秦和悦面上带着和悦的微笑,心里却在想若是陈皓碰上了纪冬和苏珩,那纪总就是再想保他也无济于事。纪冬留着宸苑也是祸害人,那她干脆直接带陈总过去看看纪冬干了什么好事,然后陈总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没有没有,我约了朋友吃饭,他应该快到这了,我再找找看,秦经理有事的话就先走吧,不用管我。”陈皓说完便想往电梯走。
       “陈总请留步,可以借用您十分钟吗,我有件事儿想跟您说一下。”秦和悦出声挽留。
       “好,什么事,说吧。”陈皓停下脚步转身道。
       “陈总请跟我来”秦和悦带着陈皓刚走到会客厅门口,便听到从里面传出纪冬不堪的叫骂和周围人劝架的声音。
       “这里面是怎么回事。”陈皓皱眉停步问秦和悦。
       “陈总,是这样的,在会客厅闹事的那个人叫纪冬,他是刘总的亲舅舅,在宸苑做主管,平时就口无遮拦乱嚼舌根子。仗着有刘总护他,现在愈发肆无忌惮,竟然敢在会客厅这样重要的地方对我们的大堂经理恶言相向。”
       “我的宸苑不允许有这种人的存在。开了。刘刚要是有什么不满,让他来找我就是。”

我没得灵感了(; ̄ェ ̄)


败坏小哥哥就像只勤劳的小蜜蜂 @败坏



第二章,2018-6-14

      夜黑风高,打下几滴零星的雨水,远处传来几声狼鸣,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行色匆匆的往一间破庙而去。
  推开门,入眼的便是一女子在更衣,一室春光乍现,在这荒郊野外显得异常诡异,然书生未想太多,只通红着个脸道:
  “小……小, 小生姓李,李柳白,刚才唐突了姑娘实无意,”
  “即然公子都说唐突了人家,那公子也得表示表示啊”女子说完话便向李柳白抛去一个媚眼。
  “小……小生今年龄十九无谋说在身,如若……如若,姑娘未曾婚配,小生定叫人登府说谋”
  女子闻言哈哈大笑道:
  “好你个读圣贤书之人,我未曾提便自荐枕席,果然男人都爱皮囊,特别是你们这种读书人,我的确要你的人,你说是炸了吃还是煮了吃”女子撩了撩额头的碎发又道:
  “或者生吃”
  话毕便见原现的美艳女子变得实分骇人,长方拖地,五窍流出黑红的血液,浑身恶臭难忍,在看四周那里是什么破庙,脚下便是个乱葬坑,李柳白惊下之余一屁股摔倒在乱骨堆里,手掌下便是个骷髅头,吓便他就僵在那里,腿软得支撑不起来,眼看女鬼将近,一道白光闪过,李柳白便昏死过去。
  “喂,醒醒,断气了没”
  李柳白缓缓睁开眼,便见一个长发束,一身红衣,俊美得极为张扬的男子对自己拳打脚踢,这是李柳白第一次看到男人也能把红衣穿得这么美。
  “没死就起来”
  “女鬼呢?”
  红衣男子:“啧啧啧,人鬼情未了啊,骚年鬼都敢日,前途无量啊,不过你的小情人被本尊杀了”
  “……恩公您误会,恩公可否告知小生名讳”
  “单字乔”
  “没其他的了?”
  “缘之一字解意甚多,即你我有缘名讳与否又有何系”高冷范的乔又在线了。
  乔桥是怎么出来的呢,时间倒回到李柳白被女鬼击的时候,原本在混沌珠内,几千万年如一日的在诅咒鸿钧的魔祖大人,被混沌珠突然的波动弹了出来,出来便见一个恶臭难忍的东西扑面而来,吓得乔桥一袖甩出去,一不小心就把女鬼给拍死了 ⊙ω⊙
  “恩公您是修道的仙人吧?
  “在下是大魔王”乔桥手背在身后在前走着。
  “佛经说得不错,美人都是魔鬼,恩公您是大魔王,必定是全天下最美的”
  乔桥一听嘴角暗自抽了一抽,内心却是把释迦牟尼这个破娃骂体无完肤,老子不就是放把火烧了你个死胖的头发吗,谁让你招惹老子,妈的宣言什么美人是魔鬼,不为凡俗事事扰,投靠接引和准葡提那两个打秋风的(ー ー゛)见了面就说这句话,是没被老子打够是吧,还敢写在佛经里。
  乔桥突然想起一件事“混沌珠怎么在你这里?”
  说这话是乔桥阴气十足,周身的气息如同凝实一般,压得李柳白喘不过气来,李柳白坚难的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一个土灰色的猫眼大小的圆珠,李柳白只得一字一句的答道:
  “是,幼时,家,母,因,我,体……体弱,在道观求来的”
  “现在是何年?”
  “贞,观,二,……二十五年”
  乔桥转眼一想,内心一片欢腾,我的个X,神隐时代,啊圣人合道,天道损,那些个老东西不是死的死就是残的残过不了多久也要消亡,哈哈天上天下唯吾独尊(•̀⌄•́),咳咳做人,哦NO,不是人,是魔,不能太嚣张,天道虽残,这不还是有大道吗,乔桥收了气势,把李柳白拉了起来。
  乔桥义正严词道:
  “是小白你帮本尊放了出来,以后本尊便作你的护身神,有本尊在不用在惧任何妖魔鬼怪”
  “……你怎知小生名讳里有一白字”
  ”天机不可泄露”
 经这一折腾,天幕压得更低了,眼看雨势要曾大,李柳白只得委婉的说道:
  “乔公子您看,这雨大了,您衣服都打湿了”
  乔桥邹了邹眉,拉住李柳白,一个缩地成寸两人就到了个山洞,李柳白看到地上沾满血痕的人骨吓得脸色苍白,拉着乔桥的手就不放,到了山洞内部,一只还未化形的虎妖正在吃什么东西的肠子,画面恐引不适,这就不过多描写。
  乔大魔王也被恶心到了,妈的,比接引和准葡那两个打秋风的更恶心,不待虎妖多言,只手一弹一团火莲向虎妖飞去眨眼间便被烧得灰飞烟灭,然后又是一衣袖一扫山洞便变得干干净净,还凭空多出了张白玉大床,床上的皮草更是华丽,却不知是什么兽类的皮毛。
  乔桥舒适得住上一躺,乔桥不禁感叹,几千万年了总算能睡个好觉了●^●不过二三秒便去见了周公。
  李柳白却是有些犹豫,虽说大家都是男人,但是总觉得和乔公子睡一起还是有些不自存的,在说这人还很危险。犹豫来犹豫去还是去睡舒服的大床吧,毕竟地上曾经可是堆满了骨骸了的。李柳白小心冀冀得躺在外边,
  后半夜李柳白是被敝醒的,一看,乔桥整个身体如八抓鱼一样缠住自己,力到大得让李柳白快不能呼吸了,只得费尽力气扳开,
  “死蛐蛐,鸿……,草泥马的,诅咒你断子给孙,吃饭噎死,喝水呛死,被全洪荒第一丑上死……”乔桥梦话道
  而李柳白却莫名的感到背后一凉,却又在脑海中又觉得这样的乔公子异常的可爱,嘴角不自觉得撑开了笑意,手也不知何时把人捞到怀里抱紧,心贴着心,仿佛很久很以前就想这样做了。
 李柳白本是袁天师,袁天罡的小弟子,后因寡母执意让他考取个功名,也好对九泉之下的父亲有个交待,经此地观之阴气甚重,猜想必有邪物,见之果然,本想戏耍一下女鬼的不想禁招惹个大魔物,唯有继续乔装下去,不知怎得见到这大魔物时并不觉恐惧,更甚想要这人属于自已,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吃错了药 。
  
  
  
  
  
  
  

近水楼台先得月4

       “弟弟,她是我的朋友‘玫瑰’,我很喜欢她,现在我把她送给你,你一定要好好对她哦”苏小珩恋恋不舍的揉了蒙奇奇许久,把它递给丁小隐。
        “……谢谢你,我很喜欢它”丁小隐内心有些抗拒这个长得丑丑的还围着一个粉红色围兜的的东 西,但是怕拒收了苏小珩的礼物惹他伤心,就把‘玫瑰’接了过来抱在怀里。
        “你喜欢就好 ”弟弟喜欢自己的礼物,苏小珩感到十分开心,心里生起一种当哥哥的迷之自豪感。
        苏小珩跑到床边蹬开拖鞋坐上去,高兴的拍着自己身旁的位置“弟弟过来坐啊”“好”丁隐走过去脱了鞋坐在他旁边。“以后我就要和弟弟住在一起了呢,好开心哦”苏小珩欢脱的晃动着脚丫子“…我也很开心”丁小隐轻声道。
       “嘿嘿,你放心吧,以后哥哥会对你好的”苏小珩一本正经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丁小隐严肃的盯着苏小珩“……你不是我哥哥,我今年已经五岁了,只比你小一点点而已”“大一点点也是哥哥嘛”苏小珩噘着嘴看着丁小隐。
       “但是……”丁小隐还想反驳,可看到苏小珩听见他的话笑容渐渐消失,双眼噙泪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吓得语无伦次,连忙伸手去揩苏小珩眼角的泪痕“你…你别哭啊,我让你…我让你当我哥哥就是了,你别哭好不好”“我才没有哭呢!!”苏小珩偏过头去不想理丁小隐。
         “你就是在哭啊”“我没哭!啊呜呜呜”苏小珩被丁小隐气得转身一头钻进被子里“我都说了我没有哭了,丁隐弟弟是大笨蛋啊!”丁小隐:……

  作者是败坏小哥哥,他懒得发哈哈 @败坏

                   第一章

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再次睁开眼时却是相当莫名其妙,眼前一片黑暗不见日月,乔侨(化名)是一个网络文公网站老总同时也是个资深的宅男,公司家里两点一线,沉迷于网络小说不可自拨这也是他成立这个公司的主要原因,把作者都抓在自己手里哈哈。咳做为一个高冷总裁我们乔桥是在尽力收住自己的笑意的,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除非忍不住*罒▽罒*
  就前一刻,乔桥深夜追自己喜欢的作者大大的文时,读到激动时刻突然心律失常、心脏早搏而晕死过去,没错他很清楚自己猝死了,还没知道猪脚最后的结局就死了,哦NO~。
  在次醒来就是在这个鬼地方了,乔桥还在懵逼中时身边的一团紫黑色气体在极速发生着变化,吞噬着周边的一切,当乔桥发觉时已经晚:
  “靠,老,子的小说还没看完就猝死了,老,子很不爽,”乔桥想我都死了怕啥大不大了在死一次。黑暗中看不到对方,乔桥都清楚的感觉到他自己慢慢在被吃掉,伴随着如同生生撕下身上的肉般的痛,一咬牙拼了,咬回去,那团东西也不甘示弱与乔桥展开殊死博斗,渐渐的那团东西开始退缩,乔桥战意正浓焉能放过心,追逐而去。
  当乔桥把那团东西完全吃下腹后,灵魂疼痛难忍,乔桥在黑暗子抱着肚子翻滚,想他这么一个二十九岁成功人士加黄金单身汉体就要这样不明不白的彻底挂了,创业未半身先死,不禁悲从中来,我心爱的作者大大们啊,你们亲爱的老板不再了也要记得更文啊,。……
  不知过去多少年岁,当又有意识后,睁开眼看到的还是这无边的黑暗时,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哀,“唉,难道是我把作者大大们压榨得太厉害了,遭报应下地狱了,?这地狱怎么就那团鬼东西呢”
  而当乔桥的手垂放到自已腿上时感觉到了不对劲原来双腿的位置被一条长长的类似蛇尾有鳞的东西代替了,〣( ºΔº )〣然后全身上下都摸过了,腋下有两翅,头长双角,“我……我变异了,夭寿要死人了,不,是要死鬼了啊”
  而后脑海中出现一句话,乔桥也跟着念了出来“吾名罗睺”随后暗空中数声惊雷响起,。“等等,罗睺,罗睺……,难道我穿越到混纯初开始⊙▽⊙……”
  乔桥前世没少看洪荒文,罗睺是谁自然是知道的,洪荒文中的第一大反派,天下全魔的祖宗,乔桥思前想后得出结果自己吃掉的东西就是刚开始发育的罗睺,然后自己取而代之了罗睺的身份。做为大魔王罗睺的下场在所有洪荒小说中都是不得善终的,他必得会站在道祖的对立面,为了活到最后乔桥开始吸收吞噬周围的暗物质。
  混沌不知计年,在没有什么可以再吞噬的情况下,周遭因为乔桥的吞噬现出了彩光,原来乔桥一直被一团巨大如同球型的暗物质包裹其中,而现在的乔桥就像破壳而出的小鸡一样,
   乔桥打量着混沌世界“卧槽,那不是混沌青莲吗”看着泛青光的巨大莲花,那青莲有叶五片,开花二十四瓣,结成一颗莲子。乔桥不禁流下口水,这可是混沌至宝啊,要是能得到它,还怕小命不保吗?,还怕什么道祖吗?嘿嘿……咳,要高冷不能笑,如今我乔桥也是杀伐果断的魔祖了。乔桥欲夺混沌青莲,奈何连靠近的机会也没就被一个物体砸中,待看清楚砸自个的物体,乔桥不禁骂了遭,表面却丝毫不见波动,,砸中乔桥的一个裸体银发青年,生得端叫一个俊美,。
 银发青年向乔桥行一礼道 “在下鸿钧”
  乔桥亦跟他做同样同作“在下罗睺”
  乔桥汗颜,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老子的死对头啊,这出场方式也忒特别了,话说大兄di能不能穿个衣服啥的,公众合溜鸟不文明啊,虽说我也是男的 ⊙ω⊙好歹你也是道祖啊,
  眼看混沌青莲无望,也就此跟鸿钧辞别,道祖的气运可不是他一个魔头能比的,……
  再后来待得亿万年期满,莲子裂开,盘古大神手执开天斧出世,盘古大神因不满混沌中那无穷无尽的压抑,遂用那开天斧将天地劈开。 
   天地初开后,天地不稳,盘古大神便头顶蓝天,脚踏大地,每日长高一丈,使天每日也增高一丈,地每日也增厚一丈,经过一万八千年,天地定型。后盘古大神有感于天地间万物皆无,便身化洪荒: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头发成繁星点点;鲜血变成江河湖海,肌肉变成千里沃野;骨骼变成草木,筋脉变成道路;牙齿变成金石,精髓变成珍珠;气为风云,声为雷霆,汗成雨露;盘古大神倒下时,头与四肢化成了五岳,而脊梁却成了天地间的支点不周山脉……肚济却化成了一片血海,那血海方圆几万里,里面血浪滚滚,鱼虾不兴、鸟虫不至,天地戾气全都聚在了此处,洪荒众人将此处唤做幽冥血海。
    在盘古大神倒下的瞬间,从身上逸出三道清气和十二道浊气。三道清气上升化为太清太上老君、玉清原始天尊、上清通天道人。十二道浊气下降化为了十二祖巫,就些洪荒大陆出现。
  而混沌青莲:伴随混沌而生,拥有着让天地都失色的完美力量,因不被天道所容 最后分解成几个部分。

混沌初开,混沌青莲孕育盘古大神。但因承受不住开天压力而损毁。莲心之处结有四枚莲子。其中只有一枚莲子成熟,变成母体混沌青莲之色(青色)一枚成熟莲子化为十二品净世青莲又称造化青莲,由于没有开天功德,便不为天地所容。在开天辟地之后,便一分为三。莲花化为三宝玉如意、莲藕化为太乙拂尘、莲叶化为青萍剑。养育青莲的土之祖源化为九天息壤。三枚莲子化为:十二品功德金莲、十二品业火红莲、十二品灭世黑莲。
  乔桥看准时机夺得了十二品业火红莲,十二品灭世黑莲
  而其于各宝则被其他人所得,其中收拦最多的就属鸿钧。
  开天劫落下无数先天至宝,洪荒众人不泛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乔桥是西方之主,主杀戮之气极嗜血腥,越大的战乱越对提升修为有利,洪荒众人只知罗睺,而不识乔桥,乔桥也不会说出这个名字,他怕是活腻了,他一个入侵种是会被天道灭的,强大如混沌青莲,下场无怪乎如此。乔桥设下龙凤劫,奈何最后自身也身在劫中,
  鸿钧是和乔桥是拜过把子的,因此也曾得了一个开天辟地第一拜把子的功德,在龙凤劫中因道不同不相为谋被鸿钧封印在混沌珠中。也因祸得福躲过了无量劫……和之后的大小劫,直至神隐时代。……

近水楼台先得月3

      

漂亮姐姐帅气哥哥们,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一下好不好啦
       

         “弟弟你好,你叫丁隐是吗,我叫苏珩,今年五岁半了”苏小珩走到丁小隐身前伸出小手,略有婴儿肥的脸蛋尚带稚气,浓黑的眉毛微微上挑,浓密的睫毛又长又卷,清澈明亮犹如黑宝石的大眼睛下面是纤巧的鼻子,粉嫩的嘴唇微微翘起,正对着他浅浅的笑,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缓缓洒进来,照着苏珩周身都是暖洋洋的,衬的他愈发天真可爱了。
        “你…你好”丁小隐愣愣的盯了苏珩几秒,然后快速的别开了脑袋,如果苏小珩仔细看就能看到他耳尖浮起了可疑的红晕。
        见丁小隐没有同自己握手,苏小珩气鼓鼓的鼓了鼓嘴巴,上前牵住他的手。“……你干什么?”丁小隐奇怪的瞥了他一眼“握手啊!”苏小珩歪头冲他甜甜的笑了笑 “……无聊” 苏小珩没在意“弟弟我们去玩吧!我有礼物要给你” 丁隐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苏小珩跟熊槐和欧阳少恭打了声招呼之后和丁小隐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途中丁小隐想要松开手,苏小珩一本正经的对他说:“你还小,要我牵着你的手你才不会摔倒。”丁小隐:……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苏小珩带丁小隐上来之后就松开他的手自己去拿礼物了,这让丁小隐有时间好好打量这个房间。
        苏小珩的房间很大很整洁,微微透着一股淡淡的橘子香味,淡蓝色天花板画着白色的云朵,房中间的天蓝色的大纱帐床上摆着天蓝色的被子和一些毛绒玩具,旁边有一个蓝色的衣橱,墙壁贴满了画着森林和小动物的墙纸,窗边挂着嫩黄色的窗帘,旁边是一张暖黄色的儿童书桌。苏小珩要给丁小隐的礼物就在书桌旁的小椅子上坐着。

近水楼台先得月2

        分段多点,努力掩饰自己不是特别短小……

     


        “爹爹,弟弟他们什么时候来呀?”一大早苏小珩就抱着准备给弟弟的玩具,一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小蒙奇奇,仰着脸笑眯眯的问正在做饭的熊槐。熊槐正在把粥盛到碗里“珩珩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欧阳他们要下午才能到呢。”“哦哦,那我来帮爹爹收拾餐桌吧!”“好,你去把碗筷摆好,然后叫你爸爸起床吃饭了。”“好的爹爹!”
        苏小珩先一蹦一蹦的跳到客厅,让蒙奇奇坐在椅子上,然后去洗了手,摆好碗筷再一蹦一跳的到了他爸爸崔略商的床边,迅速的脱鞋爬上床,扯了扯他的睡衣“爸爸,爹爹让我叫你起床吃饭。”追命没反应。苏小珩便凑到他耳旁大声说“爸爸!爹爹让我叫你起床吃饭啦!”“嗯好的宝贝爸爸知道了!”见追命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苏小珩才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下午三点,丁小隐一家人如约而至“Surprise!楚楚!”欧阳少恭开心的扑到熊槐的身上。撞的熊槐一个踉跄“少恭,好久不见”熊槐给了欧阳少恭一个温柔的拥抱。陵越看着欧阳少恭开心的样子不禁勾唇一笑,对熊槐道“好久不见,弟夫人安好” “陵大哥安好”“熊叔叔好”“嗯,小隐你好,真可爱啊”熊槐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把他们迎了进去。丁小隐:……
        丁小隐穿着天蓝色的上衣和老鼠灰🐭的裤子,昂首挺胸的跟在陵越和欧阳少恭的后面。熊槐招呼他们坐下又端来了茶水才放声道“珩珩,欧阳叔叔和陵叔叔带着弟弟来了,快过来和弟弟一起玩” 苏珩正坐在毯子上面搭积木,听到熊槐的声音迅速从沙发后面探出脑袋来,对着丁隐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欧阳叔叔好!陵叔叔好!弟弟好!” 丁小隐: ……  少恭&陵越:“珩珩好”   
       “哇哦!好可爱的孩子!你是小阿隐吗?几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我是你追命叔叔,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还记得我吗?”看到丁隐,追命飞快的从二楼跑了下来,快步走到到丁隐身前蹲下揉了揉他的脑袋笑嘻嘻的问。丁小隐:……

近水楼台先得月1【隐珩】

         丁小隐最近有一点不高兴,他爸爸陵越和爹爹欧阳少恭要去环游世界了,把他寄养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原因是丁隐必须留着这里上学,丁小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只是想过二人世界!
        “阿隐,快起床了,今天爹爹带你去熊槐叔叔家里看看,如果你喜欢他们,那今后你就住在他们家了。”欧阳少恭倚着门框,语带笑意。“…嗯。”丁小隐坐在床上抱着自己小小的身体,听到欧阳少恭的话,把脸埋进了被子里。“那快起床下楼吃早饭吧,爸爸今天做了你喜欢吃的灌汤包”“好。”欧阳少恭走后过了一会儿丁小隐才闷闷的把头抬起来,起床洗漱之后穿好衣服下楼去了。陵越从盘子里面夹了一个包子放在欧阳少恭碗里,欧阳少恭对着陵越浅浅一笑,眉眼弯弯,陵越便陷在了欧阳少恭的笑容里,不自觉的跟着他笑了起来。越恭二人在那眉来眼去,丁隐:没眼看!!
        苏小珩今天特别开心,昨天他爹爹熊槐说今天会有一个小弟弟到他们家来玩,以后小弟弟可能会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苏小珩一直很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那样他就不是家里最小的了。
        “爹爹,弟弟他们什么时候来呀?”一大早苏小珩就抱着准备给弟弟的玩具,一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小蒙奇奇,仰着脸笑眯眯的问正在做饭熊槐。